第三千零三十章:进城

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,沈悦过来敲门,给林昆拿了两件干净的衣服,这衣服是她那去世的男人的,林昆身上的衣服有些太旧,他倒是没介意,就把沈悦老公的衣服换上。

沈悦笑着说:“还不错,虽然小了点儿,还算合身吧。”

沈悦做了早餐,林昆本来不想这么麻烦的,但既然已经做好了,也不太好拒绝,吃饭是在沈悦住的房子里,这间房子比林昆昨天晚上睡的要大上不少,吃饭的时候林昆随意的和沈悦聊了两句,问她是做什么工作的。

说到工作,沈悦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愁容,她一个寡妇人家的,又生得漂亮,在这镇上被很多男人惦记,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,这镇上的老百姓看似老实淳朴,实际上一个个都恶的很,她打算把工作辞了,永远的离开这里,昨天回是小刘村,就是把这两间房子的钥匙,给了她的公公婆婆,这房子虽说值不了多少钱,那两套房子加在一起三十多万还是能卖的,留给公婆以后的生活开销是够了。

“你的父母呢?”林昆问。

“我爸我妈前两年出了车祸,我爸当时就没了,我妈撑了半年的植物人,后俩也撒手人寰了,我没有兄弟姐妹,也没什么别的亲人,公婆也算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
说到这儿,沈悦的脸上苦涩起来,端起豆浆喝了一小口。

林昆道:“那你以后怎么打算?”

沈悦道:“我听说吉森市那边开发了一个新城区,打算去那儿碰碰机会,我大学的是学的是会计,找一家小公司上班,应该不算困难。”

林昆笑着说:“那倒也是巧了,我正好也想去吉森市一趟,你什么时候动身?”

沈悦道:“我本打算今天送你去车站之后就出发,就让我们是顺路,那也不用送你去车站了,我开车带你去吉森市吧。”

林昆笑着说:“那太好了,正好我还在发愁,我带着那么一条大蛇,过火车安检的时候肯定过不了,就算能混过去,等上了车被发现了,也还是会被从车上赶下来的。”

吃过早餐,沈悦最后将房间收拾了一番,然后恋恋不舍的锁上门离开。

离开春阳镇的时候,林昆问她后悔么,她嘴角苦涩地一笑,道:“后悔谈不上,只是觉得不舍,毕竟生活了这么多年,我小时候就是住在这镇子上,也是在这里认识了尕娃,起初的几年我们真的幸福过,只是后来他沾染上了毒瘾,不光在镇上赌,还跑去了市里赌,赌的没钱了就把我们的婚房给卖了,我现在的那两套房子是我父母留下的,不然也早就被他给抵押或是卖出去了。

我其实挺不理解的,一个人沾染上了毒瘾之后,怎么会变得那么陌生,他的所有优点仿佛都消失不见了,每天到晚脑袋里想着的都是赌钱,好像他的生命只剩下赌钱。”

林昆道:“这其实也没什么难理解的,应为他已经输的输不起了,一个人如果有一块钱,赌博输了一毛钱他不会在乎,可要是输了十块钱就会心里不舍,想着把这钱给赢回来,当输到五十块甚至是一百块都输了以后,他的心态马上就会崩塌,恨不得倾家荡产也要把钱都赢回来……

可从古至今,咱们华夏的历史当中,因赌博而倾家荡产的人比比皆是,而说是因赌博而家财万贯的人一个也没有用,或许有吧,但是我一个也没听说过,赌博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庄家占尽优势,可还是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。”

沈悦回过头看向林昆,笑着说:“你懂的还挺多的么,我一直都没问你是做什么的,还把你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向下男人,但你肯定不是,方便告诉我你的身份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