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也不想转让,偏偏我有个爱赌的弟弟,家底都输光了,还欠了一屁股债,欠的还是高利贷!”

老板是个面向敦厚的中年男人,说是40多岁,可头发白了一半,精神气也不好,活脱脱的被拖垮了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10岁不止。

“现在高利贷天天上门催债,已经威胁到家人的安全,只能先把这个店转出去凑现金,把债给填上,不然这日子咋过?”

老板一脸愁苦。

这个感觉,朱茯苓太懂了。

之前朱兴达就是沾了赌,欠下一屁股债,还惹上陈亮那种不要命的人。

为了要钱,他偷她的印章,打伤唐莉,还把她爸拉下水,还她爸在欠了一大笔钱,差点被那些赌徒给打了。

不管什么时候,朱茯苓始终认为,黄赌毒不管沾哪一个,都丧尽天良。

“凑够钱把债填上之后,跟你弟弟划清界限,不要再往来了,不然他会害你一辈子。”

大概是没想到,自己会被一个小自己一轮的年轻姑娘教育。

看她年纪轻轻的,但气场干练,眼神沉静,很让人信服。

老板由衷地感慨,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看你一个年轻姑娘来问铺面转租的事,还以为你在开玩笑。”

辉市近十几年,很多人依靠跟港岛做生意,攒了不少家底。

家里的孩子倚靠家底,有钱了,想跟着做生意,但是往往年轻气盛,太过理想化,做生意基本以赔钱失败告终。

他以为朱茯苓也是这种人。

看她的穿着谈吐,确实像有钱人家的孩子,可一个初出茅庐的姑娘家,会做啥生意?

可别又是个败家的。

朱茯苓笑笑,没有生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